• 随笔随感
    IMPRESSION

徽州传统古村落社会考察学习报告

刘璐萍


  2015年3月26日,本人参加了徽州传统古村落社会考察学习,就安徽地区的古村落的保护、开发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选择古徽州地区进行考察的原因

  近年来,随着国民文化生态意识和文物保护意识的不断提高,也随着申报联合国自然和文化遗产活动的展开,人们越来越加强了对各地现存古村镇的注目。其中,古徽州地区的古村落有其突出特色。这不仅因为黟县的西递村、宏村古民居,已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且因为当地还有着未能引起注目但具备相同价值的众多古村落,更因为徽州文化的博大精深,使我们能够进一步了解和探讨乡村社会与古代文化生活形态之间的关系。

  古徽州原又称新安,即今天的黄山市所辖地区。黄山市的古代文物遗存主要体现在古民居方面,地面文物5千多处,其中古建筑4,700余处,主要是明清民居和祠堂,又有古牌坊110余座,可以说在这里古街镇、古村落、古巷里比比皆是,保存比较完好的古村落大约有近百个。徽文化的兴盛,为乡村社会注入了深厚的文化底蕴,以至今天的古村落遗存里保留着众多而典型的传统社会特征。近代以后,由于外部条件的变化,徽州乡村社会走向衰败与消亡。而皖赣铁路的开通,黄山机场的修建,以及近期内合黄高速公路即将开通,增加了这里的喧闹。旅游开发,使得保存了千年之久原始面貌的徽州乡村社会开始了最终的风化历程。


  二、徽州地区乡村的社会特征

  1.历史悠久而传承性强

  徽州许多古村落的形成,都可以归结到历史上中国多次大战乱中的中原衣冠南移。史书记载,三国时期古歙古黟地区为山越人所盘据,孙权派大将贺齐荡平之。今天定居于此地的各姓居民,大多是此后迁自中原地区。北方的家族,为逃避战乱,举族南迁,在徽州这一僻地偏壤择地建村,聚族而居,累世繁衍至今。常常一个村落只是一姓,“绝无一姓搀入者”。徽州有着千年世系的村落比比皆是,随着族众繁衍,当村庄发生人口稠密、不利居住的情形之后,族人就会在旁侧另择地点、按照房系分建它村。每一个家族都非常重视建宗立祠、修继族谱,因而往往经历千年而谱牒不乱。这些家族由于是易地建宗,脱离了本土环境,反而有着不化的中原情结,因而其初祖都顽固守护中原习俗,继承者则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对原有文化传统的传承。以至,与中原地区今天的情形相对照,则后者由于战乱频仍、民族杂居,村落多为杂姓,不见宗祠,少有族谱,文化习俗变迁甚大。

  2.有着严格聚族而居的宗法社会结构

  为敬宗收族需要,每个族姓都建有规模不等的各级祠堂,分为宗祠、支祠和家祠。宗祠集政权、族权、神权于一身,放置祖宗牌位,享受祭献香火,是村中绝对权威的象征。村人历代都以宗祠为社会中心,宗祠总是村中最豪华的建筑场所。家族中人如果出人头地,首要任务就是翻修或重建宗祠。宗祠之外,各个分支房系还有自己的支祠,分支住户在其中处理自己房系的事务。有时一个村庄里就有多个支祠。另外还有家祠。祠堂的普遍存在,体现了乡村社会严谨的宗法体制。祠堂有着建立法统观念、维护村落秩序、协调族际和人际关系以及救助贫弱的功能,体现了家族对于族属的控制和扶助,既有强硬的专制性又有充分的人文关怀。

  3.天人合一、顺从自然的居住思想

  村落选址大多依山傍水,营村竖幢力求贴近自然,讲究天人关系,注重与环境的和谐,村庄被建成“山为骨架,水为血脉”的生命有机体。呈坎村为丰山等山峦环绕,中有坎水过村。当地村庄许多都是这样水流进村、傍路开渠、绕户穿室、聚塘成湖,既方便日用、点缀和改善居住环境,又可防火、供应田畴用水,一举数得。如果缺乏自然水系,居民就从远山凿渠引水。周围环境也进行生态规划,并制订严格的村规民约,力图保持久远的生态平衡,村规中常见有禁止开山采石、滥伐林木、破坏水土的条款。黟县西递、屏山、临溪、龙井等著名村落,都是将中国古代风水理论发挥到极致,在自然中谋求最佳生态聚居空间的实例,充满了生机活力。


  三、保护状况与存在的问题

  通过与当地文化、文物和旅游部门座谈,向有关管理人员调查了解,以及进行实地踏勘,我们对于徽州乡村社会的保护状况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当地主管部门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对保护的无能为力方面。归纳为以下几点:

  1.文物保护与开发的矛盾

  保护时常遭到开发的干扰和破坏。黄山市徽州区文化局分管文物的殷副局长说,地方旅游部门常常和文物部门争夺文物管理权,以便于对之进行直接经济开发。双方责任和观念不同,对待文物的态度、方法和手段就不同。文物部门通常是以保护为重,开发部门通常是以经济效益为重。前者注重保护第一,注重文物的长远文化价值。后者注重效益第一,注重文物的现实经济开发价值。

  2.文物多头管理政令不一的矛盾

  一项文化遗产管理,往往牵涉到多个部门,如城建、土地、旅游、文物部门等,大家各自都行使权力,管理就乱了套。上面同样如此。比如国家文物局管文化遗产,自然遗产又牵涉到建设部,申报世界遗产要报教育部,办理外交手续又要经过外交部,碰到事情不知道找谁。这个问题有普遍性。我国目前对于自然文化遗产资源缺乏统一的管理,国家风景名胜区归建设部管辖,国家森林公园归林业局管,国家自然保护区分属环保总局、农业部、林业局、海洋局、地矿局、水利总局管。森林、土地、水域、遗产资源分属不同部门管理的情形,加上经济利益的纷争,就造成不协调的矛盾。

  3.主管部门权限不够的矛盾

  随着旅游热的升温和旅游购买的膨胀,近年来拆卖古民居建筑构件事情大量发生,窗棂、门扇、雀替、斗拱、砖木石镶饰件都成了商业对象,在市场上大量可见。县一级主管部门既没有文物鉴定权,又没有文物执法队伍,对于此类现象常常是看得到的管不到,管得到的看不到,眼睁睁看着大量古民居建筑构件在文物市场上流失。

info@zjdxghy.com
0571-88273029
0571-87964808发展部(业务联系)
浙江省杭州市西溪路562号